记豫剧大师陈素真

2012年09月25日10:42来源:中国戏剧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一直都想写一写陈老,虽然我很清楚自己拙笨的文字远远难以表达这位大师传奇而又坎坷的人生,为她那锦绣灿烂的才华,为她那侠骨柔肠的秉性,也为她那令人唏嘘的遭遇。

  对于她的生平和她对豫剧这门在中国地方剧种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戏曲艺术做出的卓越贡献我不想再赘述,因为喜欢她的人对此都再也熟悉不过了,而那些不喜欢她的人看到这些未免心里又会不舒服,甚至会对长眠泉下的大师再度恶语相向,所以我只想在这篇小文里抒发我对陈老的敬佩、喜爱,还有感慨。

  世上遭遇坎坷的人很多,鲜有人一帆风顺,独独她的坎坷比人又多出几分,让人不由在心底叹息。她原也是官宦之家的小姐,本该过着金尊玉贵的生活。然而上天偏不肯让她拥有这些,在她对人事还懵懂未知的时候,她的家庭就败落了。为了生存,她的母亲带着她四处流浪,最终嫁给了一位豫剧艺人,她的姓氏也由王改为陈姓。虽然总算是有个家了,然而还是要跟着戏班子漂泊,而她也自然而然地学了戏。

  不知道上天为何要这样安排。难道是为了成全豫剧,为了让豫剧在其最灿烂的时期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上天改写她的命运!

  上天从没有让她太顺利过,学戏的时候她非常聪明,学得非常快,然而却没有嗓子,这对于戏曲艺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换了别人也许就放弃了,而她不!没有嗓子就喊,她要喊出嗓子来。对着风喊、对着水喊,披星戴月、日日不辍,终于喊出了嘹亮甜脆的好嗓子。她,如同深埋土中的黄金终于露出了地面,要大放光彩了!

  她是豫剧史上的第一代女演员。在她初次登台演出的时候,人们怀着看稀罕的想法去看她。这次演出是失败的。几年后,当她重新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选择了当初的那出戏开场。因为,她是不服输的,她要向那些人证明自己。

  大红大紫的时候,她还很年轻。她心无旁骛地在豫剧这方天地里尽情释放自己的才华。表演不用说,更难得是她在化妆、创腔都其他方面都具备了卓越的才能。她是爱戏的,否则不会那么沉醉地琢磨怎么才能让自己的眼睛画得更漂亮,怎么才能让一出戏更好听。人们那么喜爱她,叫她“河南梅兰芳”、“豫剧皇后”、“梆子大王”。

  这一切能继续下去多好!然而命运给了她又一次重重的打击,她辛苦得来的好嗓子因为录制唱片而坏掉了!不知道她是如何承受这样的磨难的,在樊粹庭的支持和帮助下,她去了北京学习做工,从此致力于做工戏的创作和演出。

  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她的学习并没有继续太久,随之也开始四处漂泊的生活。她没有了固定的演出班底,没有可以依靠的港湾,一次次跋涉在旅途中。即便到了解放后,性格耿直、倔强不屈的她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她遭受了更多的迫害,最终落足天津,一个既非她的家乡,也非豫剧主场的地方。

  在感情上,她始终没有得到多少一个女人应得的温情。小的时候,她的母亲没有给她太多母爱,她的养父是一个木讷的人,只知道唱戏,对她不坏,但也没有多少关爱,只有戏班子的一个哥哥对她很好,把她当作妹妹爱护。关于爱情,是有人真真切切爱过她的,却总是还在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擦肩而过了。而婚姻,她是想要在婚姻中寻求温暖与安慰的,否则她不会结三次婚,然而她始终没有遇到一个可以给她真情的好男人,她从婚姻中得到更多的是伤害和欺骗。所幸,上天还是给她留下了最后一扇窗,给了她五个儿子,她毕竟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现今的社会,“大师”这个称号已经被人用滥了,我觉得这两个字太大了,不是谁都能当得起的。能在某个领域被称为大师的,必须满足几个条件:首先,自然是在该领域具有突出的才华,而且这种才华不是仅仅局限在某个方面,而是在众多方面都有所展现;其次,曾经对该领域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最后,多多少少还得有点个人魅力。陈老无疑是满足这些条件的。她不仅长于豫剧的演唱和表演,而且善于编腔,更在化妆等各个方面都有自己的创造。因为她,豫剧不再被人认为只重唱不重做,展现出了另一种风貌。而这些,毋庸置疑都是对豫剧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的。说到个人魅力,她依然为今天的人们所敬仰。所以,我觉得,陈老师称得上大师的。

  我从小爱戏,可是知道陈老却不过是前几年的事情。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的戏在豫剧的老家——河南很少能被听到或看到。她留下的音像资料极少,我看到的也不过是录像效果较差的仅存的两出戏,毫不夸张地说,我被震撼了!!录像的时候,她已经60多岁了,嗓子也早就坏了,可是那雅致端丽、韵味无穷的唱腔和出神入化、动人心魄的做工一下子把我惊呆了,原来,豫剧也可以有这么好的做工,豫剧,也可以这样美!!

  从陈老的文字和事迹来看,我一直觉得,陈老是超越了一般女性的局限性的,她的性格中具备着一种侠气以及几分文人的傲骨。她羡慕戎马生活,连嫁人都首选军人,行事爽利,有君子之风,是性情中人。是她的这份风骨支持她面对一生的坎坷,也是她这份风骨最令我钦仰。

  她生于陕西,长于河南,颠沛流离于西安、兰州、重庆、南京、河北等地,最终才落脚于天津。她几乎半生都在奔波,那么多个地方,都在用双脚丈量!!偌大一个中国,原来竟难以有一个天地可以容得下一个小小的陈素真!!

  戏曲为她带来大红大紫,却并没有给她一生荣耀,她为此付出了太多太多。我想,她应是无悔的吧,因为她是那么地热爱着戏曲,连在生命将终的时候想得最多的还是豫剧(而不是她的陈派)。如果有来生,我宁愿她做一个平凡的人,有爱她的父母、爱人和孩子,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所幸,人们终究没有忘了她,终究没有忘了她留下的那些美丽的人物和声音。写到此,我耳边又响起了那百转千回、清丽无匹的唱腔:

  羞答答出门来将头低下,

  哭了一声爹,

  再叫一声妈,

  哎,,,

  我的老乳娘啊!

  止不住泪珠儿滚点点如麻。

  我好比路旁花风吹雨打,

  忍着气眼噙泪来捡芦花。(当时年少青衫薄)

责任编辑:孙华峰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